著名科学家、原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院士曾经讲过他的经历:
“我是1963年考上中国科学技术大学,在北京读了三年书还差一点点,文革就开始了,全部停课了。1968年,我被分配到青海西宁当一个铸造工人,当时是看不到今后还有任何从事科研的希望。所以很多同时分去的人都放弃了学习,放弃了努力。我是出于一种天性,出于对学习的热爱,对科研的热爱,还整天看数理化和英语书。1974年,中国科学院当时的领导,就是胡耀邦和方毅他们,要做一些重大的项目,去追赶世界上的一些重大科技发展。青海盐湖所虽然条件不好,但因为内地其他的研究单位都瘫痪了,所以青海盐湖所也承担了一项重大项目“激光分离同位素”。我自己争取从工厂调到研究所,开始做这个项目,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转折点。为什么呢?后来改革开放了,大家开始重视科研和学习了,我同时代的人方才发现,我已经早了5年,走在他们前头,这是第一。第二,在那个地方做科研,在我们的前面没有权威,没有比我们更了解项目的人,所以一开始从事科研,我很快就成了这个科研项目的负责人。成为负责人是一个最大的机遇,这样可以把自己的全部身心投入到科研中去,把它做得最好。因此早在1979年,我就被科学院选拔为早期出国的人,先后到了美国的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、麻省理工学院、布鲁克林实验室,回国到青海盐湖所后转到大连化物所工作10年。这期间我又到加拿大国家研究院,英国剑桥大学、牛津大学和诺丁汉大学,法国格林罗勃大学、第戎大学和巴黎大学,荷兰赫尔辛基大学工作。1991年当选中科院院士。1994年调到中国科技大学。
那些在毕业时分配到了令大家羡慕的国防科委和二机部的同学,他们大多数已经退休了。原因是什么呢?因为在那些单位里人才济济,留苏回来的就一大批,老资格的很多,我们这几届毕业分去的只能长时间当基层工人。而且那地方的产品型号是定了的,不允许你随便进行技术革新的,任何一点小的革新都要经过层层审批。不仅他们没有太多的机会发挥他们的才能,而且那些地方往往在偏僻的山沟,子女上学很困难,就业也困难,为子女就业,他们就提前退休,让子女顶替。所以我遇到他们时,大多数人已经退休。其中有一位是当时班上的干部,各方面都很好,现在开了一个小商店以维持生计,因为退休了,生活很艰难。”
因为持续不断地学习,改变了朱清时院士的命运。
生活在当今的时代,无论愿不愿意,你都必须去积极、主动地学习,否则你就无法生存和发展。
最近,你学习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摘自 《你的知识需要管理》 田志刚著

本文版权归舍得学苑所有,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。谢谢!
作者:
舍得
首发:
舍得@学习力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