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来自《Head First》系列丛书中的一句话,“ The more you understand, the less you have to memorize.”其实这个道理很多人都懂,但真正到要应用的时候,又有几个人有这样的意识呢?

比如说在使用SuperMemo的时候,很多童鞋习惯性地去进行机械记忆,殊不知,若是你放慢一点速度,在学习每一个页面时,都尝试着去理解,或下意识地去创造记忆钩子,你的学习就会事半功倍.

通过理解加深记忆是行之有效的方法。毛泽东同志说:“感觉到了的东西,我们不能立刻理解它,只有理解了的东西才能更深刻地感觉它。”布鲁纳指出:“高明的理论不仅是现在用以理解现象的工具,而且也是明天用以回忆那个现象的工具。”

什么是理解呢?巴甫洛夫认为:“利用知识,利用获得的联系,就是理解。”就是说,把新的知识经验纳入已有的知识经验系统中,即在已有的暂时神经联系的基础上去建立新的神经联系,并且把新旧联系组成一个新系统。

德国著名心理学家艾宾浩斯在关于记忆的实验中发现:为了记住12个无意义音节,平均需要重复历5次;为了记住36个无意义音节,需重复54次;而记忆六首诗中的480个音节,平均只需要重复8次!这个实验告诉我们:凡是理解了的知识,就能记得迅速、全面而牢固。不然,愣是死记硬背,那真是费力不讨好的。

因此,比较容易记忆的是那些有意义的材料,而那些无意义的材料在记忆的时候比较费力气,在以后回忆起来的时候也很不轻松。因此,艾宾浩斯遗忘曲线是关于遗忘的一种曲线,而且是对无意义的音节而言,对于与其他材料的对比,艾宾浩斯又得出了不同性质材料的不同遗忘曲线,不过他们大体上都是一致的。

艾宾浩斯的实验向我们充分证实了一个道理,学习要勤于复习,而且记忆的理解效果越好,遗忘的也越慢。

记忆时就要尽量通过思考,待理解以后再记忆,这就不再是死记硬背了。而不理解就去记现成结论,就叫死记硬背。

由于通过理解抓住了新旧知识间的联系,使新知识有了支撑点,不仅便于记得牢固,而且还可以使旧知识得到新的理解。

通过理解,将知识系统化,使所要记忆的内容纳入知识的体系之中,成为整体的一部分,这样就更容易记忆了。

有时要记忆的事物实在无法找到有意义的必然联系,为了便于记忆,可以人为地运用联想的技巧去记忆,创造各种有趣的、奇特的记忆钩子,在新知识和已有的知识体系之间建立强力的联系,以提升记忆的效果。